咨询热线:

小鱼儿二站管家婆 > 主编 >

一个主编的心路历程

2019-08-23 12:31 来源: 震仪

  西双版纳的海拔低,氧气比昆明充足,我一到版纳睡眠就特别好。一天中午我在办公室打瞌睡的时候接到了编辑部林娜娜打来的电话。电话中她用激动的声音对我说:“周老师“plant Diversity”被SCI收录了”,我的瞌睡还没有完醒过来,一时间没有理解这个事情的意义,只是下意识地问了一声,真的,假的?谁告诉你的?她说是宁笔告诉她的。宁笔是科睿唯安的业务总监,对于期刊如何提升国际影响力,给过我们不少的建议,他的消息不会有假。这一下我的瞌睡醒了,连忙问:“有什么材料证明吗”?一会儿她给我发一个科睿唯安(Clarivate Analytics)旗下的网页Master Journal List的链接,在这个网页中输入Plant Diversity的期刊名,点击下方的“Coverage”,可以看到:Science Citation Index Expanded的字样。这说明,Plant Diversity已经被SCIE收录了。这个时候电话又响了,这次是孙航所长打来的,他问我Plant Diversity是不是进SCI了?我回答说,我反复查了几遍应该是进去了吧。后来这个消息也被宁笔的博文所证实

  Plant Diversity的前身是《云南植物研究》(图1),创刊于1979年,第一任主编是吴征镒院士,这个期刊曾经发表过许多植物学领域的高被引论文,在植物学领域有过很好的声誉,我的第一篇研究论文就是发表在这个期刊上的。2011年《云南植物研究》更名为:《植物分类与资源学报》(图2),李德铢研究员任更名后的主编。更名的学报是一本中英文混排的期刊,准备向英文刊过渡。

  2015年的3月,我接到昆明植物所孙航所长打来的电话,说《植物分类与资源学报》打算改为全英文的期刊,希望我来做主编。我接到这个电话第一个答复是NO。那一年我59岁,刚卸任西双版纳热带植物园的副主任,不想再有更多的压力和负担。另外,我虽然少才寡艺,但也总还有几件自己的小事情想做一做。孙航所长又进行了劝说,在劝说中,我的使命感又莫名其妙地油然而生,稀里糊涂答应了这个差事。

  接手主编以后,我这才发现自己是接了一个烫手的山芋。做了一辈子的科研,大大小小发了200多篇论文,也给不少期刊审过稿,但是做主编却是大姑娘做轿子头一会。我决定先从了解情况入手,我访问了植物学科(Plant Science)全球200个SCI期刊的主页,通过这个访问我才发现在植物学领域中,仅4个是中国人办的期刊(大陆3个,台湾1个),这个和中国植物学研究水平和地位是极不相称的。在调查中我也发现,有很多植物学领域的SCI期刊水平并不高,同时还发现中国学者几乎在所有植物学的SCI的期刊都有论文发表,有些期刊比如Phytotax,中国学者的文章占了一半以上,说中国学者在支撑着这个期刊一点都不为过。从这些情况看,中国的植物学研究的确可以有更多的SCI期刊。通过调研我给Plant Diversity的定位是植物学领域的综合期刊,争取在三年内影响因子达到1。

  在确定了期刊的定位之后,我做的另一件事情是给期刊找一个“婆家”。现在的期刊大多是在一些大型出版集团如Spring, Elsevier等大型出版集团的旗下。 如果期刊不加入这些出版集团,就得自己发行,这样期刊的文章进不了ScienceDirect这样的数据库,被同行读到的可能性就非常低;而加盟这些大型的出版集团,就像一个大型的超市,期刊加入到他们的旗下,文章才能进入这个超市货架上,被更多的同行所关注。一开始,我们联系了Spring, Elsevier和Wiley这些出版界的巨头,但是人家要么上根本就不搭理我们,要么把我们推荐给他们的子公司甚至子子公司。我也想过找国内的出版集团,但Science Bulletin也是在Elsevier的旗下。这个时候科爱(KeAi)找到了我们,这是科学出版社和Elsevier合资的公司,他们旗下能够享有Elsevier旗下期刊的大部分待遇,比如同一个采编系统以及所有文章都能进入ScienceDirect,我最看重的就是后面这一条。

  一个期刊的水平很大程度上是由主编和编辑的学术水平所决定的,主编和编辑的学术水平和品味决定了稿件的命运和质量。我们决定组织一个国际化的编辑部,并充分发挥编辑的作用。我们采用了让编辑发挥最大作用的审稿流程,稿件先由主编分配给编辑,编辑寻找审稿人并根据审稿人的意见和自己的学术判断做出决定,再返回编辑部,由主编做审定。每篇文章都标注了责任编辑,以示责任。同时,我们还请了一位英文编辑,由他对接受的稿子进行言语润色和编辑。

  新刊新气象,我想新刊从版面到封面都要有一个新面貌。在加入科爱以后,我们可以在Elsevier系统中选找一个版面即可。科爱也可以为我们免费设计封面。但我知道昆明植物所有不少才华横溢的年轻人,我决定在所里公开征集新刊的设计方案,并请大家对设计方案进行投票,我再根据投票的情况选定最终的方案。现在我们用这个封面设计出自牛洋博士之手,这个设计既保留了原来刊的一些元素,又展现了新的面貌(图3)。

  第一期发表以后,为我自己赢得了四处出击寻找稿源的时间。在国内一个成功的期刊后面都有一个强大研究团队在支撑,通常这个研究团队就是这个期刊的主办单位。我在昆明所利用各种机会做报告,宣传Plant Diversity,走访昆明植物所的科研人员,给所有的编委和我认识的国内外同行写邮件,请大家为Plant Diversity撰稿。一个不是SCI的英文刊真的是举步维艰,人家把文章写成英文的,就是想发个SCI文章,在毕业或是职称晋升的时候能派上用场,这我都非常理解。 我常在约稿时对大家说不要把你Science Nature的文章投给我,我只要你1,2分的文章。我自己研究组每年也发表10篇左右的研究论文,我也不能让学生把他们的文章都投给Plant Diversity。为了支持Plant Diversity的发展,昆明植物所出台相应的向Plant Diversity投稿的鼓励政策,如在职称晋升和研究生毕业时,Plant Diversity视为SCI论文等等。第一年苦苦支撑,年底盘点一下,第一年Plant Diversity一共收到104篇稿子,发表了42篇,其中四分之一共11篇发表的稿子来自美国,英国,加拿大等国家,我们的全部文章进入了ScienceDirect数据库,这些论文总共被下载了11026次,下载的读者被来自于81个国家或地区。我们的拒稿率居然有60%左右。第一年6期期刊都顺利发表,也算站稳了脚跟。这些数据特别是下载量和国外作者的数据大大出乎我的意料,这说明英文刊有着更广泛的读者和需求,有那么的国际同行参与到期刊的各项工作中,期刊的国际化也算是初见成效吧。

  第一年站稳脚跟后,我们通过组织专辑和更加有针对性的约稿,加上研究所政策的效应初步显现,稿源的情况有也少许好转。如今这个年代是酒好也怕巷子深,更何况我们的酒还不算好啊。我们还通过微信公众号推送每期的内容,利用邮件向同行精准推荐Plant Diversity发表的文章,利用国际植物学大会和中国植物学大会等各种机会宣传和推广Plant Diversity。通过这些举措Plant Diversity逐步被同行所知晓。去年底研究所对期刊主编进行中期考评的时候,我借此机会也盘点了一下Plant Diversity相关数据,在这里也大家分享一下:截止2018年11月份,Plant Diversity收到来稿321篇,发表了其中的133篇(拒稿率为41.43%),这些论文总共下载次数达到15万次,并被SCI期刊引用了135次(google scholar为345次)其中中国,美国和德国是三个主要的引文国家。引用我们文章的期刊有20多个,这些期刊分布在10多个学科中。根据最新的数据和SCI关于影响因子的计算方法,Plant Diversity的影响因子应该为1.3左右。当然,这些数据和一些国内一些牛刊相比是微不足道的,但是我们也在进步,虽然这个进步比较的缓慢。

  自从接手Plant Diversity以后,按时出刊,稳步提升期刊的质量和水平就成了我最大的心事,常常为此食不甘味。但是看着每一期刊物的发表,心里又有一种说不出的成就感。每当新刊出版的时候,我都会拿上一本还在散发着油墨味的期刊,关上办公室的门,把期刊从封面到封底都看上一遍。很多文章我熟悉他们从征稿,投稿,审稿,修改和最终定稿的每个环节。有些文章经过作者和审稿人的共同努力,得到了很大的提升,我会默默地为作者感到高兴,默默地感谢审稿人的付出。近年来我们国家科学研究的水平有了很大的提高,然而主要依靠国外仪器设备做实验,主要把研究成果发表在国外的期刊这种“两头在外”的现象依然突出。国际上的SCI期刊数以万计,产自中国的不过几百种,这和我国的科学研究水平是极不相称的。如果我能够为打造一个发表英文研究成果的平台尽一点绵薄之力,要比我发表几篇SCI论文重要得多。

  Plant Diversity被SCI收录也算是上了一个新台阶,希望国内同行能给Plant Diversity投稿和为Plant Diversity审稿。我们会一如既往地服务好所有的作者和审稿人,我衷心希望,通过大家的共同努力,Plant Diversity再上一个新台阶。

Copyright © 2002-2019 小鱼儿二站管家婆 版权所有